做有思想的野草并非有思想的苇草。


这里是枳川47,你们可以称呼小枳或者47也可以!!!如ID,你们还可以叫我猫之目。其实很随意的啦,我认得出来都可以。

出逃

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,谁不想来一次出逃。
       如果可以,我想来一次迷迷糊糊的出逃,大概像罗马假日一样。即使没有罗马的风光也无所谓,只图一个信马由缰,也许也会和安妮公主一样,稀里糊涂地遇见些这辈子都难再遇上的人。不一样的人,不一样的事,短暂的不太一样的人生,这种新奇感和自由感是“出逃”这个简单动词的绝对魅力,同时也是人作为自然生物对无序,对蛮荒,对自由的本能性渴望。相对理性,“出逃”本身就是一个不理性的动词,它熔铸了多少冲动,多少年少轻狂,以及罗曼蒂克色彩都是难以计数的。
       我问她:“如果北千要离家出走,会去哪里?”她说:“又不是没离家出走过,真是的。大概……骑着单车去省图书馆或者书店吧!”“巧了,如果是我也去书店。”她开始描述她踩着单车荡到省图书馆然后看了个痛快,云云。后来的我没好好听。因为听了大概会难过。尽管如此说来,我甚至知道那些首选的藏身地,但是我永远没有机会出逃。反正也是无法成功的。我已经千百次气愤地握紧公交卡,然后放下。我已经千百次在梦里隐去,醒来还是在床上。我终究是没有勇气,并非没有面对未知和孤独的勇气,而是归来后无力面对朋友和父母。我既然披上乖孩子的皮,就注定要压抑真实的不良少女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出逃看似是逃离,是远离原本的生活,但真正意义上,出逃时心却在归去,回归自己真实的想法,回到那个年轻的还很青涩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告诉北千,如果我要出逃,必定经过学校,走过后门那段铁路等一辆火车从我头顶开过,把那些零碎散漫的思绪统统用轰鸣压成薄片。就当是模拟一次卧轨。我想知道如果真的以梦为马,以轨当枕,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诗和远方,看到春暖花开。
        到此为止吧,我又一次放下公交卡,有些事情还是永远做梦比较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,我想来一次出逃……

       

2018-01-20 热度(2)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一枳猫之目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