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有思想的野草并非有思想的苇草。


这里是枳川47,你们可以称呼小枳或者47也可以!!!如ID,你们还可以叫我猫之目。其实很随意的啦,我认得出来都可以。

甜味素排斥

        她一直以为她会靠着糖过活。但是说真的,她知道的,那种代价——只要那个块状体完全消融,她就没了一点力气,这和吗啡没有区别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毕竟它没有任何约束和强制,她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称之为补充碳水化合物和葡萄糖。她其实并不喜欢甜腻的味觉感官,反而是酸的或是冰凉凉的会更和她意。那是因为一种对甜味素的排斥。如果不是为了保持清醒,她宁可淹没在无味中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物质上的依赖使她无处可逃,她只得在精神上远离,远离那种甜腻的、不切实的、虚幻的、空虚的味道。她并非不认同那种皆大欢喜的结局或是令人开心的情节,事实上,她也希望能让人笑着看完她的文字,然而她真的相信甜味素只是虚妄。在那种不惜以ooc换来的甜里仅仅只是满足一种冲动,仅仅也只是冲动而已。什么也不会留下的,大概只会有模糊的印象,因为不久就会有新的甜梗,让人迷迷糊糊的觉着甜蜜。然而,本质上它们没有区别,这已不是换汤不换药而是根本没有药,不过是无任何价值的安慰剂,然后迷迷糊糊的娱乐至死。
        她只得举起手里的长刀。银光所及之处必有利痕。如果要远离甜味素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如此。她绝不是礼赞伤痕文学,只是希望再有人中毒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去买糖吗?”“不了,走吧。”北千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回身上楼,她真的没有买糖,真是可怕。

2018-01-12 热度(7) 评论(21)
评论(21)
热度(7)

© 一枳猫之目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