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有思想的野草并非有思想的苇草。


这里是枳川47,你们可以称呼小枳或者47也可以!!!如ID,你们还可以叫我猫之目。其实很随意的啦,我认得出来都可以。

糖果中毒(on the other hand)

       什么叫恐慌?她想她大概真的知道了。刹车痕和零星血迹,救护车的警笛渐渐远去。她愣在原地。她现在在车祸现场,似乎就在学校门口。人群在沸腾。不安和唏嘘。她不认识那个受伤的学生,只知道不安和恐慌。她紧张兮兮地四下张望。
       她清晰地记得那个学生的状态,车从后面出来,他便无头无脑地倒下,他根本看不见车型或是颜色,更别说车牌。她莫名其妙地想倘若他死了,那便是不明不白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离开地面离开人间。脑海里涌着迷样的悲壮。
        她下意识地翻开口袋,掏出一块包裹在蓝白纸片里的糖,淡粉色的晶莹固体让人很舒心,甚至轻飘飘。明明很沉重才对,甜酸在她嘴里漾开,这个方块没准剥夺了她沉重和痛苦的权力,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,那种颜色只可能让人笑出来,没心没肺地笑着。她想,大概糖果中毒是会危及人性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她稀里糊涂地走着,稀里糊涂地混过那一天的日子,她隐约觉得物理老师的黑色羽绒服像丧服,虽然他闭口不谈这件事。可笑的是,她还含着那颗可笑的糖果。她突然觉得,自杀没准是想让自己死的明白,至少清楚地知道死因和动机,凶手就不提,反正也是自己。大概糖果会使人思维混乱吧,中毒太深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她刚刚知道那个孩子并无大碍,不过是腿部受伤。她低头听校长如是说着,恍惚地笑了。这次,她没有吃糖。

2018-01-11 热度(4) 评论(17)
评论(17)
热度(4)

© 一枳猫之目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