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有思想的野草并非有思想的苇草。


这里是枳川47,你们可以称呼小枳或者47也可以!!!如ID,你们还可以叫我猫之目。其实很随意的啦,我认得出来都可以。

糖果中毒(on the one hand)

        她不打算再碰糖了。再见了,她把蓝白相间的糖纸送进垃圾桶。它却像一只娇小的蝴蝶或是千纸鹤,轻巧地飞舞,掠过垃圾桶边缘,埋在水泥地的灰尘里。
        糖是会上瘾的,甚至不亚于烟草。然而,小小的一块,娇小而可爱且无辜的卧着。她从不认为甜味有多诱人。相信我,她是国中才上瘾的。为的是清醒地写完试卷。她清楚地记得那颗强劲薄荷味的糖带来的感觉。像在零下五度的空气中加速奔跑。没有恍惚也没有目眩。后来成了熬过物理课,再后来成了扛过晚自习。
         粉红色或是橘色,透明带蓝斑或是明亮的绿色,它们构成她白日生活的极少数亮色。尽管是白天,她依然像是在永夜前行。它们带来奇异的兴奋感和莫名的快感,伴随过分清醒和甜香,当然还有喜人的保持醒着的、注意力集中的状态。当然也有后果,还是说代价更合理,试卷离手的瞬间,她瘫软的趴在桌上,像化了的糖浆。
       “我再也不想吃糖了。”她说。

2018-01-10 热度(4) 评论(4)
评论(4)
热度(4)

© 一枳猫之目
Powered by LOFTER